善良单纯的小阿板

南林的故事
绝对不是因为懒鸽掉了,只是从周六回来就在一直构思而已。这篇我想写成一篇,一个单纯单纯单纯的小少年,是如何跨出自己的...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15
2017/03

南林的故事

绝对不是因为懒鸽掉了,只是从周六回来就在一直构思而已。

这篇我想写成一篇,一个单纯单纯单纯的小少年,是如何跨出自己的comfortable zone的故事。

在上上上周去过南农之后,我就在自己的todo list上加了一条——走遍南京的大学。当时只是一个快速闪过的念头,也没去考虑太多的可行性呀乱七八糟的。去南林的时候呢,一个人走了很久,是吧,就难免一个人胡乱的想想细则。一开始给自己定的是,要不2017走完50个大学吧,后来扒拉着一算,一年不才52周么,还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就抱着批判修正主义的心态修正成了20个。讲道理当时定这个目标还是觉得很适合的。

走过去过的地方很多,但是去的性质或者说是目的都是单纯的“人文赏析”型的,大多都只是去默默的看,能找到感触就找点感触,是很少去和人发生联系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去了很多很多地方,却没有吃过很多很多东西,在我这里也就顺理成章了。

从小时候就缺乏安全感,这是个很难弥补的问题。让我自己一个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吃饭,我是很没有安全感的,我也不会有脑力思考什么好吃,想的都是怎么能活着出去。换做别人设身处地的想一下,我去香港只吃肯德基是不是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于是定完目标,脑子里就闪出了上边两段话。倘若片叶不沾身地逛大学,还不是美滋滋?有的大学有名,确确实实是因为它们的存在像是一种地标或者是景点,对小学生来说还是一种信仰。但是樱花大学二月兰大学也就那么几所,就像所说的炒鸡一流的大学只有那么几个一样。周围所能接触到的学校,大多不过还是平平凡凡,食堂一般,上课无聊,地板擦的很亮,要么是小哥哥没有女朋友,要么是小姐姐没有男朋友的平平凡凡不能再平平凡凡的大学。发现自己之前对于大学的定义是很狭义的,只有清华北大这种听起来牛气名字才称得上大学,什么南航呀,北理工呀,听起来必定是班上不做作业的那种坏学生去的二流三流学校。现在。。。我竟然发现自己那么幼稚那么小就知道这个真理!

谁都知道大学不再是个简单的地方,它也养不了简单的人。但是每个考上大学的善男信女都活生生地把学校往象牙塔的方向憧憬,再多像一点岂不是要在大学里搞出共产主义?大学精神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我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倒是很简单,就是拆除了围墙。让一些人能够走出自己的comfortable zone,让一些人能走入一个全新的zone。

这么看来我还是很精神的。去走大学不能只看风景。话又说回来,要去长见识也不用到大学去的咯。其实心里的小算盘都是想脱离每天都能看到的无聊环境,去吃别人家更添的糖;无非是借着这个理由,去见一见同学,特别是因为封建教育体系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他们变没变?混的是不是比自己好?其实心里边,还是不想机械地走马观花,更不想一个人走马观花。所以我就开始找周边的同学了。

两个问题,有些人我没有办法面对。我不知道南航对于别人看来是好还是不好。太好的大学我去,怕自己自卑,去一般是学院,怕别人难受,不自觉地把自己放到了两难的地步。第二个问题,很多事情我没法面对,去河海找谢晓欢,于她于我肯定都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南林之行呢。。。。南林之行。。。。南林之行有蛤呀??完全写不粗来呀。完全跨出自己领域的的事情,确实写不出来。传说中的吃货不是没有见过,只是没有见过上神阶品的吃货。。。吃东西是有快感的。昨天从下午开始,我就一直在吃,因为心情不好。别说,还真有用,也可能是伤的心不大,吃着吃着就能愉快的吹b美滋滋了。

从张府园和小姐姐骑车回南林的时候,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经过了南外。南外在北京东路,知道肯定是知道,只是不知道在那个位置。我问小姐姐,你是先知道歌的,还是先知道北京东路的,她回答了前者。我说,我也是。因为一首歌而知道了一段故事,知道了故事背后的人,和他们无数个放学上学的一小片剪影。总有歌这种像一根线的东西,起初你觉得它只是一根断线,顺着线,不料一直摸到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最后修改:2017 年 03 月 16 日 02 : 48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