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阳历生日之前

小时候的印象里,城里人,有且仅有城里人,过的才是阳历生日。

到现在,离那个小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了,也收到了无数次的阳历生日的祝福,但是却始终感觉,无法融入接受阳历生日。

与其说是阳历生日,倒不如说是城市的这种生活方式下的生日,特别是经济规模过快膨胀的中国城市。小的时候,是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礼物的,连最传统的压岁钱也只是视为是一种礼节形式,稍大一点看作一种交换游戏。在生日的时候,也没有小伙伴来祝福你,老娘会带你去买个生日蛋糕,大大的蛋糕对于当时来讲,并不便宜,廉价的奶油是真正能够带来快乐的东西。买回蛋糕,开开心心,蜡烛可能都不点,甚至在端上桌子之前,已经被我扣掉了一大半,更不要提关上灯来一段《happy birthday》了。

那时候只是觉得,饺子和蛋糕一起吃,不好吃,而且大蛋糕吃不完,放到第二天就有点点干了。蛋糕还不舍得马上吃完,总是在最后几口缠绵很久。当时还很为夏天生日的人担心,他们的蛋糕不是放一上午就坏了?

但是蛋糕不是那么的有符号性,虽然很好吃。在一年的其他时候,老娘有时候也会带着我去买生日蛋糕吃,一般是心情好或者是拗不过我,但是真正的到了她的生日,却很少去买蛋糕。想起来也是奇怪和心酸,小的时候不光我,老娘也没有过过一个符合现代城市标准的生日,无数个没有变化的生日,不变中的不变只是饺子。

21年过去了,时代变了很多,我也离开了熟悉的地方,离开了那个本来还有点水,有点山的地方,进入了一个阳历的城市。这里的人匆匆地为朋友们准备生日蛋糕和惊喜,催生了一滴又一滴眼泪,也催生了无数激情一炮,然后大家又各自在其余的364天中,期待着另一个阳历生日。

就这样,一个不习惯收到礼物的人,在看着周围的繁繁华华来来往往,倒不是要去批判谁的浮夸做作,而是确实有一点发自内心,来自童年的自卑。小时候收到礼物,那时候可能还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乐,但是快乐着;现在长大了,看着别人的快乐就想要获得,实际上心里却从不满足,再也没有快乐过了。

谢谢那些爱我的人,祝自己生日快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