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乒乓球的下场

从游泳馆出来之后,想到周楚楚下学期体育课选了乒乓球,就构想出一副和她大战三百回合的场景。并不难构想,毕竟在我的巅峰时期,每次打球之前,打完球,没抢到打球的台子,没打过别人尿遁而走的时候,都一次又一次的构思过。左一个又一个,近一个远一个,十几个来回之后,终于赢下了赛点球。

其实大有可能把这种剧本演起来的,但是我的对手,通常不是太厉害 就是太菜。总是三两个就草草完事,然后跑几公里去捡球。自己捡,虽说弯腰累的慌,但是还好;对方捡球的时候,自己一个人站在那里,球打出去那么远,怪尴尬的,手不知道放哪,只能甩甩拍子扇风,等对面回来,然后呵呵寒暄几句,开始下一轮捡球。

但是即使你只是捡球,还是不被班主任允许的。不光高三,在高中呢,地球和乒乓球,是不能同时出现在班主任眼中的。每天每周都得偷偷的,挤出时间学习,然后挤学习的时间去打球。那时候也真是刻苦,饭都可以不吃,觉都可以不睡。

班主任的理由,无非是耽误学习,耽误考试,耽误考学。当时觉得,他这个屁放的,毫无道理啊。但是今天来反观,他的结果预测还是很准确的。当然,预测只是因果论武器罢了。我还是可以嘴硬的认为,不是因为打球而学习不好,而是喜欢打球的自由的人,那些因为规定不让打球而去打球,甚至从零开始打球的人,自然不属于学习的这条产业链。

结果列举起来确实有点可悲哦,那一批自诩中国新一代球员的人,一中乒乓球的黄金一代,打的最多的里边,最好的也就是南航南邮了,少一点的最好的吉大华科;大部分人,楼下的楼上的楼下下的,济南青岛小学校就算好的了,很多人一毕业就就业。当然这一层面比我们这些以后一毕业就要失业的好的多。

辛辛苦苦学了一个学期,虽然说没有像学霸一样,记很多笔记,但是每天都早去做到第一排,也更不像天天睡觉不去上课的舍友,但是学习成绩还是不好,实在是令人郁闷,就像打球一样,总是不能,把想象的戏码演出来,到头还是在上游供应商和消费者的枷锁当中做作演戏。啥时候能跳出来,演好自己擅长的戏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