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单纯的小阿板

iwanttofly
这篇文章我肚子里想了好多好多的标题,从最早的《从 mynuaa 到 nuaa》,到《从校服到版对婚礼》,到很多很多...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25
2019/10

iwanttofly

这篇文章我肚子里想了好多好多的标题,从最早的《从 mynuaa 到 nuaa》,到《从校服到版对婚礼》,到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听起来非常有仪式感的名字。但是每次都感觉,我没有办法驾驭那么高的标题,倒闭文章如果写的不好,会成为很多人心里永远的结,而且这个结真的真的是再也没有机会去纠正了。

————写在前边

--“iwanttofly,全部小写”
--“to是2还是T, O啊”
--“to”
--“....这是不是和没说一样”
--“俩字母的那个”

这是我和 rex 比较“早(you)期(chi)”的一段对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iwanttofly就是办公室的 WIFI 密码,从最早的单频ZFJ-office,到后来有了双频,ZFJ-5G,密码一直都是这个。其实 rex 的那段对话之后,没有翻译给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记得他当时是在打太鼓还是和新生工作组的小(nv)朋(hai)友(zi)聊来着。当时我自己琢磨,这个密码还蛮有两航特色的咯,我想上天,很主旋律。

我这么想是因为,我没有去2016年纸飞机的那一场新生晚会。

其实我去了,那次在三食堂的三楼,被一个小姐姐以已经坐满了为理由,把我赶回去了。

更令人生气的是,那天晚上黑灯瞎火,我也没认出来他是谁(现在严重怀疑就是林青2333。

所以,在很久之后的蛋蛋晚会,我才知道了这个小slogan的含义——

这里是离梦想最近的地方呀。

在之后的很多很多年里,我每天晚上在办公室里,对着来修电脑的大小朋友们,说了一次又一次的iwanttofly,大部分人其实也没有问我当时问的那个问题;当然,可能更也没有去想,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办公室里这群疯狂的人,到底为什么老是想着上天?

那年蛋蛋晚会的时候,开会讨论怎么宣传,我提了一个修改自己宿舍里的WIFI名和在教室布置AP/手机热点的方法,可能碍于当时只是一个小干事,身份卑微,可怜巴巴的没有人采用这个中二的想法,只能自己改成了这个,现在还存在记事本的第二行——大学的新开的一个记事本。

蛋蛋wifi

那年的蛋蛋晚会,rex说不想用斗鱼的直播,要用自己的技术,那时候自己(rex自己,我看着)编译nginx,看flv.js,看hls.js,夹杂着diygod的生平故事,后来顶着南航校园网无敌的qos策略和网络质量,顶着沈学姐本部跑来跑去的保密协议申请,勉强实现了个位数并发的推流直播。

结束之后,收拾东西,从地上揭起网线的时候,我明白了 rex 对于自己做直播的执念——

我们的梦想,终究是只属于我们的。

当时b站的直播还没有做大,斗鱼也远远没有被腾讯纳入版图,对于技术的执念,使我们依然没有选择妥协,宁可在南航这片稍显贫瘠的土地上,去带着镣铐舞蹈。

下一次的直播加上了七牛的cdn,那年的七牛,也不用太实名认证,还可以用二级域名,流畅度终于还是能满足老人们看一眼的心愿。十分惭愧的是,rex走了之后,我没有再用那一套系统,上一年达叔找我帮我直播16院毕业晚会的时候,我也妥协选择了b站的现成轮子。

同样的obs,同样的16级毕业晚会,甚至是同一台电视台的摄像机,同样的送走一帮人,只是这次走的是达叔耗子哥哥和邓理juju,上次离开的是大白rex。惭愧的是我,有一些东西没有能够继承下来。

同样的那个舞台的位置,也是我做部长的成员大会的地方,欠款¥5000的地方。那天大家都穿的正装,女孩子们都花了口红,那次小菜妮的口红真的画的很拙略,宋梦娜给我系的领带也很拙略,我和王娟的自拍照片也很拙略。但是丝毫不影响,之后大家走出的精彩的路,和那次书记读错纸飞机的名字。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那次蛋蛋晚会的快闪。叫做快闪,可能也不是为了被人永远的记住,只是参与者永远的记住了吧。那天新的站衫还有没有到,我第一次穿的是老人们的上一年的站衫,而现在,我已经有那么多那么多件的站衫了,那是永远穿出去不会丢人的东西。

不过站衫的材质,随着世风的日下,变得越来越不好了,也很痛心的看到,小孩子们买的越来越少;也很难受让他们去买,以此来给组织提供经济支持。我以前有个蛮神奇合理的想法——一个人,最多只能拥有三件纸飞机的站衫,后来觉得不妥,应该是三套,毕竟春夏秋冬;又觉得还是不妥,rex就有四年的;到了现在四年的也不妥了,因为我还往前嫖了好多年的,现在穿着六周年的那件t恤,自豪感十足,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我之前说过,一个学校好,不代表在学校里的你会好——因为我们通常说的名校,更多的指的是他的上限。其实我是不知道,正式发公告的第二天是学校的校庆——又有多少人记得呢。“死在黎明的前夜”,乍一听还是个满浪漫的说法的。依附于这样的一个日子,大家在追思纸飞机的时候,就有一个标记了,这样南航就变成了纸飞机的粽子,纸飞机一直是南航的屈原。mynuaa是纸飞机的官方英文名字,但是不知道啥时候开始,差不多是我这一届的小朋友,开始叫更多地写成nuaazfj,两个英文名都有很多好玩的谐音梗,“买南航”“卖南航”“马原南航”,“nuaa政府军”“nuaa造反军”“nuaa执法局”。我是更喜欢mynuaa一点——我在意的区别其实my是nuaa的定语,nuaa是zfj的定语。zfj可能只有一个,但是my,有千千万万个,千千万万个my背后,是千千万万个善良单纯的梦想。有人教导我们,在大的利益面前,要妥协,要退让,要牺牲小的利益,牺牲小我,因此nuaa如此的洪亮,每年吸引了多少善男信女;但是吸引他们的是南航的头部,头部也正需要更多人的加入来垫起脚跟。纸飞机曾经很让我以之为傲的就是,技术部的部长都好nb啊,bat可以各种拉满,这对年级小的时候的我,充满了无穷的偶像吸引。虽然每个人的观察都是有偏差的,几乎每个人都找得到工作,每个人都饿不死,每个人也都因为围城而惦记着进进出出,但是bat三个字母,代表真的是优秀。他们和我听说的那些读书学霸并不一样,高数大物无限补考重修,教务处内网游泳片叶不沾,走南闯北无所不能,赚钱养家经济独立,每一个特质我都好喜欢,当时我应该算是“悄悄地”下定决心吧,也要成为像他们一样的人,尽管有一些东西可能是坏的。在我看来,他们在选择就业时的从容,选择余地的开阔,才是大学带来的最有用的东西——当然这最有用的东西,对于一个学校也只是一个数字,理应如此。所以我也看来,他们是真正代表这个学校头部的那些人。

有一个学长,开玩笑说,“等谁以后nb了,回学校,就问问校长,纸飞机现在在干啥”。真正的头部,永远不会在当下去想尽办法得到别人的点头认同——ta是隽永而深远的。

所以,当mynuaa变成了nuaa,失去的是它的prefix,它的头部,也是它曾经鲜明的一面旗帜。

今年又是一年招新已经结束了,小朋友们多多少少去了各种各样学生组织学生社团,或是背着南航的旗帜在工作,或是背着自己的爱好在工作,他们口中的“我航”,什么时候回变成“你航”呢?

版对

虽然我现在也觉得,学生组织不是个找对象的最佳实践,但是对于大部分写代码的男孩子来说,纸飞机真的曾经是个神奇的地方。有共同的追求和信仰,共同激励过困难,这是产生火花的重要因素。曾经版主之间的火花,就是尤其强烈的。多少人曾经做过校服到礼服的华丽美梦呀,又有多少人能实现呢?大学的互联网藩篱被移动互联网推到,大家加入了更大的池子,那个有趣的灵魂,也就越来越难和你在无规则运动的时候碰到了,的确也只能惋惜了。

清补凉的老板,一直是纸飞机的吉祥物,或者说是技术部的吉祥物。他和曾经的后街各家店一起,是纸飞机共同的回忆。但是豆花店换了一个又一个的老板,煎饺也一次又一次的变味,没有人知道南航共同的胃还能坚持多久。但是这不影响涉世未深的新人——他们的第一口,就是这样的;他们的第一眼,正新鸡排也就是10块钱的;眼里的学生会,也就是四个部门的;眼里的社联,也就是社团管理部;眼里的团委,也就是红星闪闪,引领前进方向的排头马。

写的太乱太乱了,因为断断续续写下来,心情也变过很多次,主题也变过很多次,我也不知道,对于解散这件事情,应该隐晦?应该直白?应该辞藻华丽?太多太多的答案,11年的成长岁月里,真的真的不足以解答;但是闪闪夺目的11年岁月,又是再华丽的词汇句式不能表达的。

但是至少有一点,我可以坚信的是,纸飞机在这片土地上,的的确确不存在了;因此我们就坚信,纸飞机已经飞到了我们的梦想地方,在那里等我们。

四年前,纸飞机告诉我们,这里是离梦想最近地方;现在纸飞机告诉你,她很好,她在那里等着你,你一定要坚持走下去呀!

最后修改:2019 年 10 月 25 日 12 : 48 AM

发表评论

2 条评论

  1. arcosx

    看哭了。

  2. LogicJake

    老板细腻的文字从来不让我觉得是一个技术男写的,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