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单纯的小阿板

熊与简历
我是个字写的很不好的人。今天早上在家,刚刚睡醒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一个汉子—— 上半部分是个“能”,下半部分是个四...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18
2021/09

熊与简历

我是个字写的很不好的人。

今天早上在家,刚刚睡醒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一个汉子—— 上半部分是个“能”,下半部分是个四点水。

熊,一种动物,🐻。也是一个形容词。在我家的传统方言里,更多的是用它的形容词功能,然后和它的形容词的使动动词,例句“熊人”,把人当成傻子去骗的意思。这里比较妙的地方在于,之所以动词含义有当...傻子的意思,也正是“熊”这个词很少直接用作名词的原因——名词化的“熊”,通常口语上叫做——黑傻子。

而且,额外的,对于语文不是很好的我来说,还有一层额外的用法。我记得清清楚楚,一次语文考试的时候,一二年级,看拼音写字那种。我对着xióng,写了个“能”,是的,“大能猫”。哈,我想这也是很多人犯过的错误。

我一直觉得,我是个语文学习的很好的人。情感丰富,阅读古文也很流畅,很容易共情到作者,但是似乎总是会倒在公式化回答的阅读理解前面。感觉自己当年的写作,也是很能传达感情的,但是也经常倒在标准化的八股门前。

昨天听了徐楠老师的一集播客,我认为它的主题是文学教育,标题叫《从〈英文系主任〉到“独怜幽草涧边生”:今天文学如何教育?》,随机波动的062期。里边对于机械化的阅读理解评卷,模版化的意思理解回答的批判和反思,其实已经是老生常谈了。这和我当年对于我自己拿到的低分的批判,可以说是“无独有偶”了。

作文的问题,除了无独有偶之外,可能就是我的字,太丑了。

这点我还是承认的。而且也曾经付出了一些,去练字。

我特别羡慕,那种写字既能够好看,还能够花里胡哨的女孩子。这或许也是最早的性别偏见之一,“女孩子的字比男孩子更好看”。必须要承认,很多人写的字确实比我好看,我的字确实写的不好看。但是写的字好不好,对于作文分数的影响,我肯定是不认同的。

那时候,老师经常会举这么一个例子。“你到时候工作,写简历的时候,交给面试官,人家对你的字就是对你的第一印象。一份工整的简历,就是给面试官的最好的礼物”

这段话现今听起来,和“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珍惜自己的第一次,这是给未来老公的最好的礼物”竟然十分神似。(我这也能强行拉到社会热点,想到这段话的本意绝对不是这个哈哈哈,本来只是考虑文章结构的起伏,和对称的完整性

这可能,就是大山里的课堂的闭塞性吧。当时没有人想到,互联网会把用手写字这个朴素事情,变成像木质车轮一样,关进一个不属于他的高度的冷宫里。并将手写信件等在现象级一同抹杀,简历也是其中了。题外话,我前几天曾思考了一个问题,

很启发我,除了奶头乐之外,现象级的抖音,尤其是在下沉市场,还有很重要但是我们往往都忽视的一点,那就是还有很多人不识字或者说文化程度很低,他们并没有阅读和理解中文文章的能力,更不要说外语作品了

从人群的角度,有阅读障碍或者是潜在的阅读障的群体,其实体量是很大的,只不过在国内的大环境下,我们一直以来都忽视了他们

从文字这个层面,手写的消亡,“听说读写”变成“听读打”,是短视频崛起的一个重要的垫脚石吧。至于“说”的政治性消亡,就不是本文话题了。

没想到呀没想到,自己现在反而变成了文字工作者,写代码的那种。

不过不得不否认,很多人的“第一份礼物”,确实并不够优秀。在没有看过太多别人的简历之前,其实我是并不很有底的。因为我总感觉自己的简历写的不好,随着开始面试别人,这种自我怀疑,也逐渐的打消了。

从平权的角度上讲,我们不但去掉了手写字迹对于简历的影响,更进一步,我们去掉了照片,去掉了性别,去掉了婚姻状态。这是更重要的,更长足的进步。比起“写字不好”这句单纯的批评,最好的礼物的变化,才是社会进步最好的缩影。

最后修改:2021 年 09 月 18 日 11 : 58 A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