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单纯的小阿板

躺平与夏虫语冰
想好这个title的时候,是五月最后一天的上午两点,我失眠的时候。偶得这个妙题之后,我就安然过去了。在这一天的下午...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11
2021/06

躺平与夏虫语冰

想好这个title的时候,是五月最后一天的上午两点,我失眠的时候。偶得这个妙题之后,我就安然过去了。在这一天的下午,发生了一件惊天天天动地地地的小事,三孩文件发出了。

——写在前边

导语

躺平这个词,史无前例的被主流媒体抨击。在我在飞机上这段时间,肯定又有几十篇以躺平为关键字的稿件,整齐划一地被发出。平畴想破他的脑袋和屁股也不会想到,自己来淘宝搞的这摊小屎,怎么就搭上了央媒的碰瓷政治列车。

第一段故事

那年冬天的时候,夏季学期随着最后一场考试结束,我从南京飞宝安。少有的,没有太晚点;更少有的,我选到了紧急出口的座位。登机时,接到小群里的语音电话,严副主任传达上边的精神,很直接,学生组织要被关停合并,同北航哈工南大曾经或过去一样。

大家一时都是紧张气愤的,“做事”这个词被很多的提及。作为所谓做事的学生组织,对待这件事情这本该是有恃无恐的,毕竟校内校外,很多的线上系统,都需要来维护。做事意味着有“盘子”,意味着有“抓手”,一时半会学校用什么去取代呢?很难在不伤害学生的同时,将那陈仓换去,大家这么想,绑架着学生。

我们还是年轻了。学校其实不在意学生。

我们的抓手,伸出去,提起来,举轻若重;却发现里边装的是盖楼买地办校,纹着纹路全是圈钱。

我反省的第一件事,就是茉莉花的那一年。从前的管理员告诉我,论坛迫于压力和自身生存,删除屏蔽了所有的内容。对于学生的噤声,我们当时做了工具—工具这种东西,假以时日,总要丢掉的。

丢掉之后换新工具的时间,也正是大力发展经济,赚钱的好时候。

就这样,我在埋怨上辈不作为,埋怨自己不作为,埋怨晚辈不作为中,送走了这个组织。

一开始我们标榜自由,标榜梦想;后来我们失去了一些东西,学生失去了一些东西之后,不管嘴里含着的馒头是什么颜色什么味道的,我们曾经的做法,其实都变成了躺平。

当然,后来的后来我渐渐得到一丝解慰,其实这并不是和北大北航哈工南大还是什么学校的曾经或过去一样,这和常州航空航天大学本身 的本身的曾经过去本身,就是一样的。

启航!去征服常州!征服世界!

再往前两年的时间,大一的寒假,我去参加了学校的启航活动。

很多人后来再聊起,都表示比较羞耻,再再详细的分析起,还有自责和后悔。

自责在于涉世未深的高中生,提供了过于第一视角主观化的非专业意见;后悔,是觉得把后辈拉到自己的学校,把人家推到了火坑里。

高中里的高中生,高中里的大学生,一个是夏天翅膀鲜艳复眼锋利的蜜蜂,一个是let it go的艾莎。自己表露推销的美好,会成为对方深深的毒药。大学里的大学生,大学外的大学生,维护与嘲笑,小丑与猎人,都是在嘈杂中度日罢了。

夏虫语冰也好,蜉蝣撼树也好,有的蜜蜂变成了田野上的精灵,有的艾莎变成了童话里的公主,有的人躺了下来,躺在了金黄的田野上,躺在了高高的谷堆旁边,躺在了长空万里之上,躺在了三尺冰封之下。谷堆旁边,没有妈妈讲过去的故事,耳边里只有一个声音

去启航,去招徕,去壮大我们的队伍。

那年去天目湖水世界,我打趣说,未来学校要是搬到这,那不得改名 常州航空航天大学?那天起我就把我的社交资料改成了这个很有预见性的名字。

2021的招生章程,果不其然,大部分理科新生将从常州开始他们的大学生涯。

这样距离的两个完全隔断的校区,算是一所学校么?很多人肯定不止一次的考虑过。那么除去不知道的那些小朋友,

为什么没有反抗?为什么没有人反抗?比起双鸭山大学的暴力分校区,常航足够聪明地,永远不伤害硬冬瓜。老冬瓜只会因为不用再住慧园而感恩戴德,新柿子只会感激,这片自由的冰原无限广阔。

征途还真就是星辰大海?

后大学生活

毕业之后的生活,没有礼服短裙,从来都是柴米油盐。

大家渐渐地和从前的那段记忆和生活疏离开来。

我第一次看到ihome项目组,那个傻缺拟人化形象之后,一时分不清是不是被人倒过来了。当我知道项目的中文名是 躺平 之后,也就见怪不怪了....再再后来,我发现爱奇艺来的那个老板叫平畴的时候.....我就豁然开朗了—— 哪个老板还没有个小蜜啊,躺平也是个不错的体位。

也就不意外,为什么后来的那个产品叫逛逛了,总得选妃的,是吧

躺平的哲学

我是不是一个躺平的人呢?

从做法思路来看,我是的。

与别人相比更进一步,我还是躺平业务的嫡系业务,听起来似乎就更高人一等了。

当不抗争,变成一种抗争,我一时,竟分不清,这到底是甘地再世,还是马克思转灵。

1+1=3

过去是什么样,现在是什么样,未来是什么样。时间本身不是小崔说事。

时间的本质,是一锅斐波那契粥。

他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求多福吧。

写在后后边

文章写完是六月二号,我在飞重庆的飞机上,一直也没有发,怕献礼100周年。期间恰好多地本升专出了很多的事情,也是语冰的另一个类型吧

最后修改:2021 年 06 月 11 日 03 : 28 P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