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单纯的小阿板

不配被总结的一年
今天是2020的头七。写在前边总结本来是和新年非常match的一件事情,但是特殊的2020,似乎不能匹配——如我在...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07
2021/01

不配被总结的一年

今天是2020的头七。

写在前边

总结本来是和新年非常match的一件事情,但是特殊的2020,似乎不能匹配——如我在这一年很喜欢的一个词一样,他不deserve

没有班车的一年

刚刚看了一下,这一年只写了一篇文章。总体来说,过去的一年是缺乏灵感的。

很重要的一点是,过去的一年待的公司都没有班车。我文字创造力比较强的时间,就是在你鹅的时候。晚上七点半下楼,去健身房划一会船动一动,把本来的心灵疲惫变成身心俱疲,那个时候人就会很感性;趁这个时候下楼去赶八点十分的班车,一定要给自己预留很少很少的时间,这样会匆匆忙忙快步加跑的去找车,也不会因为排队太久而被文字咬,更因为匆匆忙忙的间隙中抬头望一眼刚刚好的月亮,和剃须刀反射出的月辉,和不开灯的京基和他身上的我爱山竹——如果想掏出手机拍照,必须要十分迅速,拍完照甚至来不及仔细品味——因为你急着要去赶班车。上了班车之后,坐下看着窗外边,排骨饭和向北的人,向南的车,长叹一口气,今天也算是过去了,从前的思绪花絮就总会涌上心头,就会拿出收起来敲敲写写。

七转八转深蓝大道上了高架,下了高架,坐的人晕晕乎乎,文章也写的糊糊弄弄,也就到站了。

当时的晚上,还没有现在这么的贪得无厌,当然这是后话。

当时对自己这么匆忙,和深圳本身也有很大的关系,大家都在低着头,走啊走;另一方面当时想让自己变得匆忙点,至少表面上看起来——这样子会进步的快一点吧,至少当年是那样想的,当然,这也是后话。没有了这种催人跑的氛围之后,失去了摇篮椅一样的有着奇特气味的班车之后,也就没有随手创作的那种土壤了。

另一方面,你鹅还是比较能启发人的,当时食堂底砖上的标语我看了都会想很久,现在吃完饭都是看直播,因为眼前能看到的字也只有百阿的期数和羞耻海报了。

很多时候,我们把写文章写东西越来越少,越来越难产,归咎给年龄变大。像我想猴子一样,上班忙了所以不写了;或者是参悟了人生好多道理之后,不屑了也就不写了。其实对于我来说,环境也是一个很大的因素吧。好的环境加上恰到好处的伤感,才会产生创作。

当时在北京的时候,我的地铁通勤也很长很长,产出的文字也有,但是并没有在班车上效率高。

现在想起来,班车上的那个味道,或许就是对标阿里味的「鹅味」吧。

不愿意开口的一年

不愿意写博客写文章,是不愿意开口的一种形式;但是今年,大家是真的在物理意义上,不愿意开口了。从年初的李,到带上口罩,到开学后,到就业季,再到大选,大家都不愿意开口了。

小时候我有一个理想,就是能抢到韩寒博客的评论前排。显然,这个愿望没有实现过。因为我有了这个愿望之后,他就几乎没写过新浪博客了。。。。。

现在人们在评论韩寒的作品的时候,都说“他已经不是三重门里的那个少年了”,长大了也就不会再像和*论战时候那样青涩了,“他也最终接受了这个世界”,“他有了娃,一代人向生活妥协了”等等等等很有道理的观点。

可能只是他需要加班赚钱养家了呢。

2020年的口罩,罩上了所有人的嘴。2020年本身,蒙上了所有人的眼。

时代的灰尘,落在一个人的肩膀上,就是一座山。

这句话是无数凡尔赛pua文章喜欢用的一句话,尤其这种年景。pdd死人了,可以用;pdd死人了,可以用;pdd死人了,可以用;pdd死人了,可以用;pdd又死人了,还可以用。所有地方加班死人了,都可以用。

2020年的年末,和2021年的年初,我们讨论着一系列一系列的热点,浩浩荡荡进驻五号楼的反垄断也好,倒在长宁区的女孩也罢,让很多人感叹,和上几次感叹一样,“这个时代又好起来了”,“终于有人敢开口说话了”,很抱歉,

你能说出来的,只是有人想让你说的。

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讲话的权力早已经不是能与不能的定性选择,早已经变成了单选题,不得已选下C的同时,你还会赞叹于百花齐放的C,赞叹主题思想C。

但是这些“灰尘”,再被消费完了之后,终究还是灰尘,是时间眼里容不得的灰尘。忘却的救世主总会来临的,开口,不代表记住。而且在这个时代,写下,都不能代表记住。

做学生工作的时候,后来我认清现实,开始说学生不deserve;难道我马上就要开始,说工人阶级不deserve了么。。。。

没有什么技术的一年

今年上半年在家,很用心地在写毕设。不得不夸赞自己,不管是从技术架构,技术选型,还是code细节,甚至在lint方面,都是历史以来我最用心的一个作品。

虽然我知道这玩意水水就好了,也不会有人关心我这玩意内在是怎么样怎么样,但是还是对我自己的一个交代,写的就蛮开心。

当然也没有什么事情干,只能做做外包玩,也没赚什么钱。

七月份工作之后,每天就当一个快乐的切图仔,没啥技术积累——这点我倒是习惯了,毕竟在学校的时候,已经是这种感觉了,所以技术产出的文章,几乎没有。

暂时毕业的一年

五月六月两个月,是我翻墙技术和钻洞技术突飞猛进的两个月。都说毕业季是悲情的泪水,2020的毕业季,是悲情的血水。于我,是终于实现愿望,拔了牙;于很多其他人,不管是因为铁丝网,还是栏杆,还是石头灌木什么乱七八糟的,在身上永远留下了毕业的痕迹。

大家都过的特别的疯狂,真的很有高中的时候,周末回家的味道,像鸟放出笼子一样。大家都在拼命的玩,当然我也没有去办公室。该彻夜长谈的彻夜长谈,该拼命表白的拼命表白,该拼命被表白的拼命被表白,该养鱼的拼命养鱼,该及时行乐的天天摇人喝酒,最后该找人抱抱的拼命找人抱抱。该拍女装的抓紧一切好天气拼命拍照。

于人可能是“没有学士服的毕业季”,于我就没有这一季的遗憾了。当时想起以后也难有时间拍小裙子,就很惋惜。

最后都是拼命的收拾东西,和,卖书。

所以,暂时就这样从阿兹卡班毕业了。

和很多人的选择一样,走上了打工之路,感觉从此和继续读书的同学,就原来越远了。

我的大学目标也没有完全完成,剩下一项,得到一次奖学金。。。这个最丢人的目标终究是没有实现。

新玩法的一年

每一年都有他自己的新规矩。

今年没了ctf,也没了rsa,大家都在玩你问我答。但是我觉得现有平台的反馈触达,都不够好,隐私性也不好——当然这是矛盾的,你想问点羞羞的问题,还想准时得到回答,确实是个特务接头悖论。

本来我想自己做一套平台的,但是由于懒惰,没有实现。

不过我真的很喜欢别人来问我关于我的问题!欢迎随时全平台小窗问我。

想到一个比较完美的办法就是,你的问题我给你生成一个哈希,你过一天拿着这个哈希,来我这里找答案,就好啦。可真的是完美的无跟踪方案。

check 的一年

今年实在是太喜欢《The Queen's Gambit》了,所以就双关一下,来核对下目标。

2020

  1. [✓]多游几次泳。虽然没能多享受学校的大泳池,但是还是游了,虽然也没啥大进步
  2. [✓]多吃几次烤肉。艾玛,真香。有钱真好。虽然高丽苑已经换老板了,时代已经变了。
  3. [✓]多放几次风筝。办公室的风筝丢了,当时疫情期间,海边清净人少,我就又买了同款佩奇去放
  4. [✗]尽量多去几个 destination list 的地方,老了就没机会了。看来要,继续顺延了。
  5. [✗]带好后辈们,因为觉得他们有点失独老人的味道,更不想让他们变成孤儿了。我感觉,我做的远不够好,毕竟不在他们身边。
  6. [✓]成为一个优秀的钓鱼选手。是个钓鱼选手了,也不算优秀,而且也同时一直再被别人钓。

2021+

  1. 尽量多去几个 destination list 的地方,更老就更难去了,而且,那里的人,也会走呀。
  2. 考雅思!
  3. 积累面试经验,去多尝试一些机会。
  4. 确认心怡的学校和国家,郑重地加到 destination list

真的是,无欲无求的一年呢

感谢的一年!

经历困难之后(虽然可能这不是之后,just the end of the start),我们总是会感谢很多人。

首先要感谢的是,帮我拍小裙子的矿王和严酱,今年的天气真的不好,摄影师辛苦了,加鸡腿!我给矿王的红包,矿王都没有收。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要先感谢摄影师。

其次感谢甲鱼和楚楚,因为。。。化妆师!还有翻墙打洞架构师!

其次感谢班里的同学,前三年的时间没有被关起来好好想处,最后都觉得大家眉清目秀。

其次。。。其次。。。。其次。。。。emmm。。。。。真的感谢不出来了,其实我就是想感谢拍照的人,就把所有人都感谢了吧!

能活下来,真的是辛苦了!尤其是我自己嘻嘻。

写在后边

今天是2021年1月7日,如开头所写,是2020的头七。当我们提到头七,除了全村吃饭,除了哭声,除了守夜,悲伤究竟还剩下多少呢?

我们习惯了伤痛,接受了生活,闭上了可以闭上的东西——这个时候其实悲伤也没有资格存在了。

最后修改:2021 年 01 月 07 日 10 : 40 PM

发表评论